不易形成积水

2021-02-01 12:11

“打算出门的小伙伴,穿羽绒服都不为过。”昨天白天,在朋友圈里,不少这样温馨的提示,甚至有网友戏言,“好不容易熬过了冬天,却要冻死在夏天了”。

受强冷空气影响,9日夜间到10日凌晨开始,张家口崇礼县出现降雪天气,受地势影响,本次降雪量较大的区域集中在崇礼县四大滑雪场所在地。

伴随降雨,气温走低。据了解,通常每天的最高气温出现在午后,但受到降雨影响,昨天白天,南郊观象台的最高气温出现在早上7点50分,12.4℃,此后就停止了上升。至昨天中午11点35分,北京南郊观象台的气温已从早上的12.4℃降至8.5℃。

昨天是周末,又是下雨又是降温,市民减少出行,因此降雨未对全市路况产生大影响,但是局部地区,比如京开高速新发地段、玉泉营等出现拥堵,西客站北广场受火车晚点影响也出现拥堵,其余地区包括各条环路等,尽管因路面湿滑车速减慢,但未形成拥堵。

中午时分,随着雨量加大,交管部门启动高等级勤务方案,全市交警上路在主干道、环路匝道等区域疏导维护交通。与此同时,交管部门联合排水、路政部门密切关注是否存在积水点,以便及时部署排水和疏导市民绕行。不过,截至记者发稿,未发现有积水点段。

截至昨天下午,排水集团累计出动防汛人员2000余人,其中84座雨水泵站运行人员现场值守,119组抢险单元、40组车巡组和56组打捞组人员在城区各区域实施防汛保障,8组设备抢修人员做好应急抢险准备。

崇礼县气象局的数据显示,8日20时到10日14时,县城降水12.0毫米。在滑雪场却有厚厚的积雪,太舞滑雪场的雪深达7厘米,云顶滑雪场山腰位置雪深4厘米,山脚雪深3厘米。

“可以说,这是一场喜雨。”乔林表示,因为雨势较为平缓,所以雨水在地面汇集慢,不易形成积水,而对土壤来说,这种持续的、缓慢的降水有利于土壤吸收和农作物生长,而降雨逢周末,对交通的影响也不是很大。

乔林表示,降水预计在入夜后逐渐减弱,至前半夜将自西向东逐渐结束,累计雨量将达中到大雨级别,与此前预报一致。

崇礼县一位居民说,昨天县城一直下雨,去雪场的朋友却在微信朋友圈里不断更新着沿路的“雪景”,“我们只隔几十里,却在两个季节”。一位张家口市民说:“5月,平原地区已有夏意。崇礼,北风在吹,雪花在飘,只是离过年太早。”

据气象资料统计,1951年有气象记录以来,北京5月份日最高气温不足15℃的情况一共只有5次,北京5月份日最高气温极低值为1994年5月3日的13.4℃。而昨天的12.4℃,已创下历史同期日最高气温极低值,北京迎来64年来5月最冷一天。

乔林表示,北京5月出现这样大且稳定的降水确实比较少见。资料显示,北京在过去60多年里5月上旬仅仅只下过一场大雨,即2008年5月3日的38.9毫米,雨量超过20毫米的降雨过程也寥寥无几。

厚大衣、粗线围巾、羊毛衫、靴子,当然也有猝不及防的夏装,昨天清晨,北京街头的着装风格,仿佛穿越在不同时空。大风、降温、阴雨连连,路人在交谈中、电话里、微信上的“话茬子”,始终离不开“冷”。哈出一口气,瞬间呈现白雾。一只手撑伞,另一只手或插口袋、或拽紧领口,是当日最常见的行走姿态。

作为北京冬奥申委拟定的2022年冬奥会雪上项目举办地,位于张家口崇礼县的雪场在5月里下起了雪。

根据市气象台此前的预报,昨天北京将自西向东迎今年来最大的一次降雨过程,全市大部分地区普降中到大雨。

崇礼的地域面积仅2000余平方公里,由东沟、正沟、西沟三道大沟组成,境内超过90%属于山地,聚集了万龙、云顶、长城岭、多乐美地等多个滑雪场。

和夏季的短时强降水不同,昨日的降水雨势平稳,分布均匀。北京市气象台台长乔林介绍,昨天白天的降雨,雨强都不大,基本保持在3至5毫米每小时,最大雨强出现在门头沟龙泉,也只有7.2毫米每小时。

昨天的下雨未影响到全市整体路况。当天中午时分,市交管局随着雨量的加大启动高等级勤务方案,交警全员上路维护疏导交通,并排查是否出现积水点。截至记者发稿,据排查,未发现积水点。

崇礼县气象局专家刘剑军说,崇礼县有着特殊的小气候,这里位于张家口地区坝上坝下的过渡地带,冷暖空气受地形影响,容易形成降水。

好在此次降温天气持续的时间不长。气象部门预计,今天白天开始,气温将开启回升的步伐,白天的最高气温可以上升到20℃。此后几天,白天的最高气温在25℃到28℃之间,夜间最低气温为12℃到16℃之间。京城将重新回归向夏天迈进的步伐。

市气象台的监测显示,截至昨晚8点,全市普降中雨,局地大雨,全市平均降水24.5毫米,城区平均25毫米,最大密云云蒙山37.8毫米,达到大雨量级,此外石景山、门头沟等的个别监测点降雨量也达到大雨量级。直至前半夜降雨结束,这场降雨总计已超过15小时。

记者从北京排水集团了解到,为应对此次降雨,于昨天上午启动了特级响应,加强泵站及应急值守工作,做好雨中巡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