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次都是一大早从香港过境来深圳

2021-01-29 01:24

值得一提的是,62名拉丁舞少儿有16名是香港人,选择这只业余舞蹈团体来表演,体现了深圳的平民化视角、国际化倾向和深港同城化理念。

根据大运开幕式导演组的最初安排,拉丁舞表演热场、正场总时间为70分钟,后因需要延长至100分钟。某拉丁舞专业人士称,拉丁舞注重激情和速度,需要全身动作协调连贯,100分钟的时长已经到了少儿体能极限。即便如此,当运动员入场时,小伙伴们跳的异常投入,等到下场时不少都瘫在了地上。

这次排练期间,每次都是一大早从香港过境来深圳,排练一天,深夜再返回香港。如此高强度训练之下,所有学员都坚持到了最后,直至开幕式上的延长演出。开幕式演出结束后,不少观众在网上上传了拉丁舞少儿的炫舞照片,并称道他们持续100分钟的激情表演。

(责任编辑:永玥)

事实上,在正式演出之前,62名深港少儿已经被强化排练了28天。国都舞校编舞老师卢洋介绍称,每天至少排练3个小时,拉丁舞本身运动强度就大,再加上特制高跟舞鞋,即便是多年的学员,高强度的持续训练也会吃不消,皮肤晒红晒黑再正常不过。不仅如此,有些孩子还是香港来的,返港都是深夜了。

林泽江就是其中的一名香港少年。林泽江11岁开始练拉丁舞,长期坚持了6年,获得过20多个奖杯。

国都舞校于2005年9月创立,2009年改由香港人江盈莹、深圳人余明芳、邹老师这三名女性共同接手。接手之初,舞校只有40余名学员,目前发展到200多人。其间,在英国、香港、澳门、深圳等国内外的大小赛事上荣获500多个奖杯、奖项,向国内艺术院校输送了10多名专业人才。

据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,62名拉丁舞少儿均来自深圳市国都舞蹈培训中心,年龄最大的17岁,最小的8岁。从7月15日受邀出演到8月12日大运“春茧”现场演出,仅有短短28天,这包括从200多个学员中遴选小演员,选曲、编排和排练伦巴、恰恰、牛仔3只舞蹈动作等。

当然,辛苦的不仅是学员,也包括编舞老师。李迪不仅共同主导了编舞,也和学员一起没日没夜的训练。大运会热场导演何金德、正场导演王国辉在演出结束后,对舞蹈孩子们连竖大拇指,夸奖“孩子们太棒了”。

一名观看开幕式的深圳观众称,以拉丁舞团队作为大运会开幕式正场唯一的少儿团队,也表明和深圳城市特质的极大默契。拉丁舞所追求的激情和速度,恰是深圳改革开放30余年来积淀的最大城市特质,而通过拉丁舞少儿舞蹈,体现大学体育精神的大运会实现了青少年和少儿的精神对接。

国都舞校负责人江盈莹称,深圳、香港越来越融为一座城市,以民间、业余方式,深港少儿联合演出,只是这个大趋势的一个缩影。在香港和海外,拉丁舞是高傲的、时尚的,深圳人现在也越来越喜欢它。

中国经济网深圳8月15日讯(记者杨阳腾)在8月12日第26届世界大学生夏季运动会开幕式上,100分钟的连续炫舞,是62名深港少儿的体能极限,却不是欢乐极限。以激情和速度见称的拉丁舞,无疑和年轻深圳的城市特质息息相通,而由46名深圳少儿、16名香港少儿联合演出,也展示了深圳的国际化气质和深港同城化理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