记者调查中发现

2021-01-07 09:29

记者调查中发现,有些初到家政公司找活干的人,公司负责人稍微询问一下相关情况,就急慌慌地把她派了出去。急中敷衍,雇主自有怨言。

遭遇名不符实保姆的并非张莉一个,家住紫桂园小区的杜娟子,也是有苦倒不出。“家政给我介绍这个保姆,50多岁,来之前信誓旦旦地说能干好,结果,来了三天,不会逗孩子玩,给孩子喂不进去饭,也不会哄孩子睡觉,孩子的生活弄得一团糟。”即使这样,保姆还觉得自己很尽心了,张嘴就说“我就这么大本事了,实在不行,你换人吧”,把自己给炒了。

调查中,不少市民都认为,现在找保姆用“请”字是再合适不过了,“请”回家还得小心对待,即使工资高、业务水准低,也得凑合,否则她一撂挑子,工作、生活就乱套了。

除了炒雇主鱿鱼的保姆,还有一些一接触就问东问西让雇主兴味索然的。家有1岁多孩子的男子张俊亮说,他去找保姆时,还没来得及问清楚保姆情况,就被保姆刨根究底问个没完,“在什么单位上班,月收入多少”等等,“干个保姆也太挑剔了,让人不爽”。

春节过后,郑州家政服务急增,走俏的保姆不仅价格普遍提高,而且不管自身专业水准经验如何,还颇为挑剔,稍不顺心就掂包走人,这让很多雇主苦不堪言。

“你们这也不太不负责了,给我介绍的保姆心事重重,一会儿一个电话,还掉眼泪抹鼻子的,看着她,我们都得小心揣测,她哪有心情照顾孩子啊?”在大石桥一家政公司,市民张莉说,经询问得知,给自己介绍的保姆是负气离家出走才来干这行的,原本打算培训后干月嫂,结果培训班没开课,这才临时干点普通保姆的活,多少挣点。

近两日,记者在郑州市丰庆路、南阳路及妇幼保健院附近的家政机构走访发现,春节过后,尤其是正月初六以来,上门找保姆的人一下子多起来,打电话找保姆的更多,其中大部分都是年轻父母,因为节后重新上班,想找照顾孩子的保姆。同时,节后保姆的工资普遍涨了二、三百元,带孩子的保姆至少要2000元,开价2200元的也很多。

“很多保姆来自农村,过年都回家了,不过元宵节或正月,一般都不想出来,有些提前出来的,都是年前约好的。”丰庆路上一家家政连锁公司的王姓负责人告诉记者,近几天,保姆人手很缺,比以前至少缺了一半,活根本接不过来,价格自然高一些。

南阳路附近一家专业保姆机构的田姓负责人说,现在带孩子的都想找年轻一点的,40岁左右、有经验的女性需求量大,可是这个年龄阶段的保姆但凡积累点经验的,还嫌保姆工资低、干活累,新年新打算,很多都想趁着年初培训培训当月嫂,“干个月嫂,至少也得6000元左右,有这些想法的人让她干一般保姆的活,她也不安心,干不长”。

对此,业内人士提醒,尽管现在保姆紧俏,好保姆难找,雇主还是要多留心,用人前了解清楚人员身份信息、健康状况、行业经验等,尤其是对于一些没经过正规培训的从业者,一定慎用,避免日后苦恼。不过,外地保姆返城高峰一般都在农历正月十五左右,预计到3月份,保姆用工紧张状况将得到进一步缓解,价格也会有所回落,届时雇主选择余地会大一些。